澳门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2019-01-02 19:46来源:据说娱乐 分类: 欧美范收藏

作者:Charles Bramesco

译者:易二三

校对:Issac

来源:Vulture


对于娜塔莉·波特曼来说,她的2018年本可以走传统影视明星的道路,但最近几年,她似乎更倾向于在传统和独立之间游走。波特曼与大制片厂项目也渐行渐远,当然她从不会停止多元化的尝试,上一次她出现在漫威电影宇宙还是五年前的事。

作为一个对更小众、更小规模电影青睐有加的女演员,波特曼在选角上变得越来越精明且具有冒险精神。

波特曼的电影简历可以说是顶级资源的典范,甚至有些令人难以置信。时至今日,她没有疏远爆米花大片,比如《湮灭》,以悲凉的底色面对超自然的未知现象,比现今大多数科幻电影都要概念化。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湮灭》


她也参演了符合奥斯卡口味的《第一夫人》,对于悲痛和历史进行了稍显晦涩的沉思,大胆地抛弃了陈词滥调,以致观众的反馈有些两极化。当其他演员在转型导演涉猎一些虚有其表的浮华项目时,波特曼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以色列,改编了一本艰涩的小说,她甚至都没特别在意这部电影是否打进了美国院线。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第一夫人》


与她同龄的演员们可能会偶尔试水艺术电影以拓展自己的戏路,但波特曼与泰伦斯·马利克合作了两次,以探索感官与经验的极限。

然后到了这部最新上映的《光之声》,一部评论分化的野心之作,无法归类到上述的任一类别。影片前半部分主要集中在青少年时期的塞莱斯特(拉菲·卡西迪 饰)身上,从一次无妄之灾中幸存后,她渐渐开始了自己的歌星事业。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光之声》


快要到影片中段时,导演布拉迪·科贝特突然将影片时间拉到了十六年后,波特曼出场,成年的塞莱斯特跌入了人生的恶性循环。她有一堆问题——酗酒,吸毒,对女儿照料不周,恐怖袭击,以及一系列其他心理压力倾轧在她身上,同时,她在准备自己的巡回演出。在此,波特曼对于边缘女人刻画的熟巧展露无遗,奉献了她演艺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次表演。

一个寒冷的下午,本刊记者在曼哈顿的惠特比酒店——就在戏中塞莱斯特与经纪人签约时位于第六大道的公司大楼附近,有幸采访到了娜塔莉·波特曼,她跟我们聊了有关《光之声》的所有事,从她的「努哟」(Noo Yawk,译者注:此处应指角色带有特殊腔调的纽约口音)口音,谈到大型的演唱会,以及现实中流行歌星对于塑造塞莱斯特提供的灵感(或者说缺乏)。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记者:首先要问的是口音,你能跟我们详细说说塑造塞莱斯特的声线的过程吗?


娜塔莉·波特曼:我跟我的口音老师早在《第一夫人》和《天文馆》就合作过了。塞莱斯特的口音其实来自斯塔顿岛,纽约口音的分支之一,所以我们就朝着这个方向去训练和模仿。

从小塞莱斯特就有意夸张自己的口音,并将其当作自己的铠甲。当她成名之后,仍然有人抓住这一点指摘她的街头出身。

口音是她自身真实所打造的护罩,其坚韧也营造了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不过当然,夸张化的口音也是一种表演,这正是塞莱斯特无时无刻不在做的。

记者:我上周跟导演交流过,他提及他读到了有关这部影片的一些误解。你自己有没有觉察到角色的这种戏剧化呈现可能会被误读?


娜塔莉·波特曼:老实说我不清楚,因为我不太去看别人写的关于我的文字。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记者:这听起来非常有益身心健康。


娜塔莉·波特曼:大概是的。人们常常会对负面评论难以释怀,而忽略那些积极信息。所以如果这些文字只是为了让我认识自己,我觉得没什么作用。

此外,这些异议指出的问题我们也无法做出修正,我不能回到电影中改变我的口音。这样的议论并不具有建设性,所以我对于这类反馈没有什么想法,这和我正在做的访谈就不太一样,面对面交流的时候,人们会更为友善和真诚。

对我来说更有意思的是,人们将这个角色和我以往的角色进行对比。有人会做出结论,说我太过呈现出自我的特质了。我认为这样的评论比起点评我对角色的具体刻画更有借鉴意义。

指出我演艺生涯一路过来的变化或延续,能让我认识到我所扮演的都是什么样的角色,这一点是我没有完全觉察的。这也让我更为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倾向。

记者:从结构上来说,影片实际上直接从塞莱斯特的青少年时期跳到了自毁式的成年时代,似乎暗指名声对她有着致命的影响。你自己也是从小就踏入了演艺圈,名声这件事是你早早就有所准备的,还是说你有努力去避免它带来的负面影响?


娜塔莉·波特曼: 娱乐圈有很多童星陨落的故事,童星的失落在音乐和好莱坞电影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经典叙事。我对此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我的父母则更为警醒,所以我在自己的工作中都会引以为戒。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记者:说到父母,《光之声》这部影片里似乎没有多少关于塞莱斯特父母的刻画?


娜塔莉·波特曼:这是布拉迪的主意,早前我跟他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还谈到过这一点,他不希望提供一个简单的答案,或特意的提示。

不然理解这部电影就像是阅读《西方心理学导论》一样,「(塞莱斯特变成这样)就是因为她的父母!一定是这样!」进一步说,有些父母并无好坏之分,他们对于自己的孩子来说只是一个非常中性的存在,他们就是在那。塞莱斯特也并不是环境的受害者。

她签约了一个经纪公司,那才是导致她自我毁灭的幕后推手。它给予了她力量,以一种毁灭性的意义。

记者:我最喜欢的一幕是,临演前塞莱斯特在更衣室发脾气。那一段感觉完全摆脱了现实的束缚,你以一种口音更为夸张的方式进行了表演。你的演技是否带有表现派的特质?


娜塔莉·波特曼:布拉迪曾说,影片的第一部分奉行极简主义,而第二部分则极尽繁复之能事。所以它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极端和狂热的,这也是我表演的时候所诉求的。

还有很多风格化的选择——比如,影片中没有人变老,除了塞莱斯特——这一点其实有寓言式的意义。所以,当我的角色需要这种特质的时候,我的表演也会更加脱离现实。我认为一味追求自然和真实会削弱电影的魅力。

事实上,我有很多喜欢的自然主义风格的电影,它们都非常打动我,但反之,非自然主义的电影也值得尊重。

电影史上的大部分电影都建立在虚构的基础之上,与幻想、隐喻和寓言关系密切。影片的风格取向可以在塞莱斯特的一句台词里得以一窥,「他们想要看秀,我就秀给他们看。」

现在有一种反馈机制,布拉迪以「壮观的邪恶」来形容,即人们常常因为对恶行的关注得到报应。一个人物越是荒唐、越是可憎、越是粗俗,我们就会耗费越多的精力去谈论他/她。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在影片的第二部分,塞莱斯特就多次经历这种循环。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记者:我看见了许多评论都喜欢将塞莱斯特与现实中的流行明星相对应,你自己对此有什么想法?


娜塔莉·波特曼:不,我们没有参考原型。布拉迪曾说塞莱斯特是美国精神的一种化身,她并不指向确切的某一个流行歌星。当然塞莱斯特身上的某些特质会让人联想到演艺界,你可能也看到过其他相似的故事。但他们都纯粹是自己的原型,塞莱斯特也不是某个现代流行明星的替代品。

记者:演过《黑天鹅》之后,这部戏里漫长的谢幕表演对你来说是否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娜塔莉·波特曼:不,那段表演也非常难!要完全沉浸在那个情境之中,你需要抛开一切,忽视掉对准你的镜头。

如果你一心想着既定要求,那么你一定得不到理想的结果。但如果你完全放空,就像告诉自己,「好吧,我一定会在接下来一个月找到感觉的!」然后相信你周围的专业人士,以及(挥动手臂示意)电影的魔力。

但也不是所有的表演都要用这种方式准备,比如,学习歌曲、录音、对口型训练以及跟随其他舞者跳动。这些彩排需要很强的耐力,所以我拍完这部戏之后对于举办巡回表演的歌手和舞者都更为尊敬了。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记者:当我听写采访的录音时,总会被自己的声音吓到。那么你第一次在混音阶段听到自己的歌声时有什么感觉?


娜塔莉·波特曼:其实还挺有趣的!因为我在工作室开会的时候一直在道歉,「非常抱歉你们一定得听我唱歌,」然后音乐制作人就会安抚我,「哈!完全不用担心。」但当我真正听到的时候,内心是非常激动的。

布拉迪第一次向我发出片约的时候,我问过他,是否需要听我唱歌。他轻描淡写地说,「这不重要。」那一刻,我对于他要表达的东西就更加理解了。

记者:你认为影片中的结局对于塞莱斯特是一种救赎吗?


娜塔莉·波特曼:我不这样看。我想到拉菲饰演的青少年时期的塞莱斯特在片头说的话,「我不想要他们思虑过多,我只想他们玩得尽兴。」那就是光之声:纵然世界有各种各样的纷扰,你都可以充耳不闻,然后逃进音乐之中。

记者:但这种想法是否有些过于唯我论了,当我们看到世界是如此悲惨的时候?


娜塔莉·波特曼:是的,不过也有某种美感。你知道,或许「艺术的力量」的确会帮助你在黑暗中找到光芒。

我们观察到有些观众有类似的反应,他们沉浸在对塞莱斯特的爱里,好像世界中的这一方场地就远离了悲惨。这一幕并不是讽刺的,当然拉菲的台词也不是。


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到底怎么样?听她自己说说


记者:对于任何人来说,《光之声》可能都是一部信息量极大的电影。你和布拉迪有谈论过宽银幕、潜台词或其他诸如此类的事情吗?


娜塔莉·波特曼:我们谈论最多的其实是如何将这个世纪的战争融入到电影中。布拉迪的第一部电影《战前童年》,触及了一战和二战。

他想知道什么矛盾会是二十一世纪的印记,就像二十世纪的一战和二战一样。在我们国家发生的战争就是大量的枪击案,而在国外则是恐怖袭击。

那么我们怎样通过塑造一个角色来弥合文化之间的鸿沟,就是这部电影提出的主要问题。而你一般不会用这种框架去理解电影。

  

评论0条评论)

全部评论